您现在的位置:快乐十分20选8技巧,快乐十分任五技巧专家,快乐十分稳赚技巧2018 > 前尘往事 > 一座包头大钟的前尘往事

一座包头大钟的前尘往事

2018-09-09 09:48

  钟声之于一座城市,似乎成为一种富有诗意的象征,如伦敦的大本钟,莫斯科红场大钟,上海海关大钟……包头也是一座有钟的城市——包头东站广场大钟和至今仍高高耸立的钢铁大街电信大厦大钟。如果说,包头东站广场大钟是以准点报时,为匆匆而行、南来北往的旅客服务,那钢铁大街电信大厦顶端的大钟则和电信大厦一起,以挺立的身姿和清亮的钟声,成为当年包头的一个标志性建筑。

  全程总长9公里、宽120米,有着“中国西部第一大街”、“内蒙古长安街”等美誉的钢铁大街,作为包头城市道路最重要轴线之横轴,沿街散落着一宫、万达广场、包头宾馆、包百大楼等许多标志性建筑,其中的电信大厦被湮没其中,并不显眼,然而若干年前,包头电信大厦也曾经风光无两,是包头市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其建筑顶端的那座大钟,更一度让包头市民津津乐道,每到整点报时,清脆悠远的钟声就会响彻在城市上空,两公里外的人们都能清晰听到,这座年轻的城市也因此多了一些意蕴……

  细细数来,从1990大钟建成投入使用到2018年,已经过去了整整28年,在这将近三代人的光阴里,这座大钟背后都隐藏着哪些故事?带着好奇心,日前记者走访了如今大钟的维护单位、当年包头电信大厦建设的亲历者,想告诉人们一个关于大钟的故事。

  郭孝英是原包头市邮电局党委书记,对于当年建设包头电信大厦的事,喜爱收集资料和写作的郭孝英记忆犹新。

  “包头电信大厦是当年乌杰市长在任时建设的,当时我们并没有想过要在楼顶上安放一座大钟,因为我们邮电局并没有报时的业务,是当时市里领导希望建的,我记得订购这座大钟的钱是市里拨的。”郭孝英老先生回忆。

  时隔28年,如今大钟的维护单位已经变成了包头市联通公司。联通公司综合部副部长赵君华是个年轻人,她对于这座大钟的信息并不了解,她查阅资料并电话询问了当年的工程人员后告诉记者:“这座大楼预算是800万,实际花了1000多万,从电信大厦地面到大钟顶端一共高60.2米,大钟表盘是5米乘5米,面积共25平方米,它的一根表针应该比一个成年人的身高还长。大厦是由当时的北京邮电设计院设计的,整个大厦是1989年交验,1990年启用的,当时专门邀请来了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刘作会剪的彩。那次剪彩也是包头市万门程控交换机启用的时间,从此包头有了程控电话。”

  包头电信大厦的建设过程,正是原包头市邮电局党委书记郭孝英在任时的事儿,虽然如今退休了,但住在邮电家属院的他依然与电信大厦、与大钟比邻而居。在这位以四名子女名字中各一个字组成笔名“平安丹梅”出版过《走西口》、主持编著过《包头邮电志》的老人的回忆里,对电信大厦有着更多情感。

  郭孝英告诉记者:“当时我们希望大厦建成后外观能像天鹅一样,但实际上没有达到那个效果。电信大厦建成后,成了包头的地标性建筑,也是当时包头第三大高楼,当年第一高的大楼是包钢科技院,第二高的是包头宾馆。当年,电信大厦指的是楼顶有大钟的那座主机房大楼,后来又在电信大厦旁边分两次建成了办公楼和东面9层高的建筑,形成了现在电信大厦楼群的整体样子。”

  “其实,当时我们并不愿意在楼顶安装大钟,首先我们邮电局并没有报时这项业务,再说,大钟的维护保养也挺费事。但是上面领导说了,这么大一个城市,没有个大钟不行。其实,包头东站有一个钟,但它是为了过往旅客报时用的,很小。”郭孝英回忆。而包头市邮电局原基建科科长刘凤山记得,当时的市政府秘书长巴音坚持要建这个钟。

  郭孝英感慨:“当初确定报时用什么曲子可费事了,我们开始想用《草原晨曲》,可是涉及版权问题,和找到曲作者谈,没法用,后来又想过用《东方红》,但又觉得这首歌已经不时兴了,最后就选了英国大本钟的曲子,只有四句,很短。听说世界上好多钟都用这个曲子。”

  由于年代久远,好多关于大钟的故事,负责这项工程的包头市邮电局原基建科科长刘凤山已经不记得了,但他告诉记者,确定安装大钟后,他专门去了一趟青岛钟表研究所,在那里待了两三天,让对方按照他们事先确定好的钟表样式、尺寸和报时曲子生产。“青岛钟表研究所后来派了10多个人,专门来了趟包头,实地勘察安装尺寸。大钟用了三四个月生产出来了,安装用了将近10天,大钟的造价签合同时是七八万块钱,后来对方说赔钱了,最后我们给他们付了12万块钱。”刘凤山说。

  郭孝英则说:“最初的大钟外表有一层玻璃,但是反光,看不清楚时刻,过了几年就把外边的那层毛玻璃换掉了,表盘也改成了黑色大理石面。”

  正像郭孝英所担心的那样,维护保养大钟是一件挺费事的事儿。“电信大厦一楼专门建有一个控制室,我们配了一位名叫闫久红的工作人员,专门负责维护这个大钟,调整快慢。他退休后,听说这个控制室就再没配备专人维护。”

  随着邮电局和其他通讯公司搬走,那里只剩下了联通公司一家,大钟的维护也成了联通公司的事。联通公司综合部副部长赵君华告诉记者,2005年,他们专门请天津钟表厂派人来大修了一次,2017年又请天津钟表厂来修了一次,这次维修花了不到1万块钱。赵君华称,她查到的资料显示,电信大厦顶层的大钟是从天津钟表厂订购安装的,但是郭孝英和刘凤山两位当事人都表示,大钟是从青岛钟表研究所定制并由他们派人过来安装的,刘凤山还说,他曾经为此专门去青岛钟表研究所出过差,这中间的误差到底是怎么回事,已难以查清。

  用郭孝英的话讲,这座顶层带有大钟的电信大厦一经建成,立即成为包头市的标志性建筑,整点钟声一响,两公里以外都能听见,声音悠扬辽远。“这个建筑当时在全国都算数得上的,国家邮电部的部长来视察过好几次。”

  记不清从何时开始,这个当年包头的标志性建筑上的大钟已不再响起。“听说是有人反映钟声影响附近居民休息,后来钟声调整了几次,开始调成了中午1点到3点不响,后来干脆就把声音关了。现在这个大钟不是不能响了,而是不让它响了。”郭孝英笑道。

  联通公司综合部副部长赵君华回忆,从她来联通公司上班后,就没有听见大钟响过。

  不过,当人们清晨或者傍晚穿行过宽阔的钢铁大街,仰头望向电信大厦顶端那座沉默的大钟,仍可以看到她姿容美丽,两根指针不紧不慢地顺时移动,提示这座城市里的人们,虽然一切已经改变,但时间和光阴仍一点点向前行进……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