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快乐十分20选8技巧,快乐十分任五技巧专家,快乐十分稳赚技巧2018 > 原创文学 > 李肇星外長和他的「中加情」歌 - 唐康年的日志

李肇星外長和他的「中加情」歌 - 唐康年的日志

2018-05-06 13:49
李肇星外長和他的「中加情」歌 - 唐康年的日志
                       李肇星外長和他的「中加情」歌  
     

                   一個部長和一位華裔音樂家的故事

     「來何洶湧須揮劍,去尚纏綿可付蕭。」外交官忠於自己的祖國,詩人忠於自己的心靈,心靈與心靈交流的最好工具是詩。在一個沸沸揚揚的世紀裡,有一位外交家選擇了詩,在世界眾生的心靈間構架起一座座理智和友情的橋梁,使外交多了些飛揚的神采,詩歌增加了些內在的力量。他的詩情曾經感動過許多熟悉他的人,在大洋的彼岸,一位華裔音樂家也被他的一首《咱們像老鄉》感染,終於,一位外長和一位音樂家之間,為中加友誼寫下了一段美好的樂章。
  
 一個是訪加後的感動 一個是無意中的驚喜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李肇星隨溫家寶出訪加拿大,中國客人和當時的總理克裡田一起度過了他總理生涯的最後一個工作日。十二月十三日在專機飛往埃塞俄比亞的途中,這位素有「詩人外交官」雅稱的外長,細細梳理了他多次訪問加拿大的經歷以及對楓葉之國的感受,在機艙內,用英文一氣呵成寫下一首新詩《咱們像老鄉》:印第安人的部落/周口店人的家鄉/太平洋潮汐連結/洗禮著相似的滄桑/粵閩兄弟幫你修鐵路/白求恩們助我求解放/香山和溫哥華的楓葉之焰/大筆塗抹/同一個黎明的曙光……
   

         李肇星发了的贺年卡

  一年之後,這首詩在無意間被加拿大華裔著名作曲家唐康年無意間讀到。對於當時的情景,唐康年至今仍然印像很深。他告訴記者,那是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唐康年應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館之邀,參加「中國駐溫哥華領事館建館三十周年」的慶祝酒會,席間,總領館向每位來賓贈送了一本「建館三十周年」紀念冊,唐康年順手翻閱起來,他的目光被那首《咱們像老鄉》所吸引。唐康年輕輕地在位置上吟誦起來,不覺拍案叫好。唐康年說,這首詩歌琅琅上口、通俗易懂,既描寫了白求恩大夫「助我求解放」,也寫到了粵閩兄弟「幫你修鐵路」。以熱情洋溢的情感,歌頌了中加兩國人民的友誼。回到家,唐康年按捺不住創作的衝動,著手為這首詩進行譜曲,幾乎是一氣呵成,那在音樂家心中沉積多年的情感像打開閘門的水一樣汩汩流出,美妙的旋律不斷回響在唐康年小巧典雅的的創作室。
       自此,也開始了一個外交部長和一位華裔音樂家之間的友誼。

   一個以詩言志 一個以樂抒情
       李外長在外交部工作的四十多年裡時間裡,寫過兩百多首詩,他走過的許多國家,都留下了記錄他的足跡和心路歷程的作品,而他的全部詩作都始終如一地貫穿著對祖國的忠誠和熱愛。詩集《青春中國》則是他那顆赤子心的鮮明寫照,在詩中,李外長把祖國比作一位朝氣蓬勃、純真可愛的青年人,他以誠實的勞動營造自我,他平等地在全世界尋找朋友。詩中寫道:「萬千佳麗中/惟有你不施脂粉/一片純情/光采照人……你是青春,百十山岳間/惟你天開地闊/平等中尋覓摯友/以誠實營造自我……你是中國!」
而唐康年也是成名很早,早在二十七年前,大陸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潘寅林「拉」紅了唐康年、沈傳薪一起創作的獨奏曲《滿懷深情望北京》,唐康年作為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最年輕一代音樂人備受關注。在上海歌劇院工作的他還創作過《十五的夜晚月色多美》、《雪花》、《賣花歌》等多首極受歌唱家歡迎的作品,他還擔綱了五幕抒情歌劇《愛是希望》、六場喜歌劇《三個女兒的婚事》的作曲。
在加拿大唐康年一直堅持創作。幾年前他便開始了《加西音畫》系列作品的創作。直到見到《咱們像老鄉》後,才終於完成了整部作品。這部由八首歌曲集納而成的樂章中,包括《咱們像老鄉》、《我唱一支衷情的歌》、《我愛溫哥華》、《惠斯勒》、《到維多利亞去看花》、《到班芙去 到洛基山脈去》、《美麗的路易斯湖》和《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家》。這是唐老師為加拿大迎接二零一零年冬奧會精心准備的禮物,也是為了贊美第二故鄉的扛鼎之作。

    李肇星赠给唐康年的签名诗集
 
 一個是少年作家 一個是音樂神童
      李肇星和唐康年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出道」很早。
      李肇星出生在山東膠南的一個農村。在艱難的歲月裡,貧寒的農村並沒有阻斷他無垠的向往。他從小就喜歡爬到村頭的樹上讀書,讀累了就看天空中鳥兒劃過的痕跡;中學時代趴在家鄉的麥地裡寫出的文章寄往遠在上海的《少年文藝》。三十三年後他敘寫當時的情景:「我鑽進學校附近的麥地裡寫了《越活越年輕的爺爺》。我是因為不好意思,才偷偷躲出去寫的。結果,弄得渾身是土,稿紙上也肯定有土味。但在莊稼地裡寫爺爺是再合適不過的,他屬於山東那片土地。狠了狠心,稿子進了綠色郵箱。當時我真羨慕那篇短稿,不管發表與否,它是可以去一趟設在上海延安西路一五三八號那間編輯部了。」時隔三十年之後,他仍能記住編輯部的號碼,那該是怎樣的刻骨銘心?故鄉的地域文化滋養影響了他為人為文的走向。後來考入北京大學,由第一志願中文系而戲劇性地跨進了西方語言文學系。
       唐康年屬於五十年代的音樂「神童」。呀呀學語的時候,他已經爬上了鋼琴的椅子,還拿起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提琴。八歲的時候就能和樂隊一起獨奏莫扎特的第五協奏曲。就讀武漢音樂學院後,還被校方選為留學蘇聯(俄羅斯)的預備生。十六歲便成為了中央交響樂團第一小提琴部的成員。一九九零年唐康年隨他的妻子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潘幸孩移民加拿大。從此,開始了在異國他鄉的教學和創作生涯。

    一個搞外交 一個忙音樂
        李肇星作為外交部長曾經訪問過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足跡遍及五大洲。
       唐康年在溫哥華十多年的音樂教學中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可謂桃李滿天下。今年又有十歲華裔女學生徐偢偢在加拿大全國音樂大賽(CMC)上,獲得了大賽弦樂類(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全國第二名並榮獲CMC組委會獎學金。然而,最讓唐康年魂牽夢縈的還是音樂的創作以及把「加西音畫」早日搬上舞台。去年適逢胡錦濤要來加拿大訪問,唐康年加緊了准備工作。
       在二零零五年一個春日的下午,唐康年將自己的想法和為李肇星詩作譜的曲子,一並寄給了李外長征求意見。本來也不抱什麼希望,因為他知道外長太忙。沒想到僅僅過了幾個星期,一封從中國外交部發來的航空郵件送到了唐康年的府上。裡面是李肇星親筆寫的信件,他鼓勵唐康年為中加友誼繼續努力,並祝他取得成功。另外,李肇星還專門給唐康年贈送了一本七十萬字的詩集《肇星詩人選》。唐康年捧著沉甸甸的信包,注意查看了一下郵資,原來共花去了一百一十九元人民幣。
     之後,唐康年開始了和李肇星外長關於《咱們像老鄉》等音樂創作的交集,李外長深為唐康年的情懷所感動。在二零零五年秋天的信中,李肇星外長寫道:「你的愛國之情令我深受鼓舞。」他還把中國現代出版社出版的一本自己的詩集《遠行的詩行》送給了唐康年。
二零零五年月下旬,李肇星隨胡錦濤對加拿大進行訪問,在下榻的酒店門口,在舉著五星旗歡迎人群的隊伍裡面,兩位神交已久的「合作者」終於見面了,因為時間倉促,只是寒暄了幾句。在陪同胡錦濤二四小時的旋風式訪加行程中,李肇星無暇和唐康年深聊,第二天,李肇星在參加馬田的歡迎國宴上,特意委托當地商界知名人士謝伯衡向他致意,盛贊唐康年特為「咱們像老鄉」的詩配上了美妙的旋律。
      李肇星和唐康年因為「中加情」歌而結緣,也因為藝術創作而結下情誼,從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大國外長對藝術、對友誼的真切解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