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快乐十分20选8技巧,快乐十分任五技巧专家,快乐十分稳赚技巧2018 > 前尘往事 > 小记唐诗宋词中的前尘往事

小记唐诗宋词中的前尘往事

2018-06-30 15:32

  清晨,细雨菲菲,世界被一层薄纱笼罩。耳畔,传来几声鸟雀清脆的啼鸣。推开窗,远处,一株桃树在细雨朦胧中分外妖娆。那一朵朵粉色的花瓣吐纳着芬芳,似少女娇羞的脸庞欲语还羞。想着,前几天她还打着花骨朵儿,似乎在一夜间全开了。那样轻、那样柔、那样悄无声息!

  随着这心境,我轻轻念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春夜喜雨》这首诗写于唐肃宗上元二年春,诗人杜甫流离辗转,在成都草堂定居两年。他种菜养花,耕作农物,对春雨之情很深。其中“潜”、“润”、“细”等字生动地写出了春雨的“好”。

  而题目中那个“喜”字,道出了诗人盼望这样的“好雨”,喜爱这样的“好雨”,雨下起来了就会满心欢喜的叫好,生怕它停止了。这场春雨在诗人的心里永不停息,就像是一场梦,他沉醉在自己的梦里,不愿被现实惊醒打扰。所以,当我读到“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时,心里涌动着柔情和喜悦。相信,还会有许多人和我的心境相同。

  每每看到眼前的美景,每每心生涟漪,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唐朝那些诗人、那些绝品佳作。中秋赏月会念到“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清明扫墓会吟诵“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思乡时轻语“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得意时抒怀“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唐诗几乎为所有的景色、所有的情怀都题写了绝妙的解说,无意识地潜入我们的心里,陶冶着我们的情操。

  尤其喜爱唐朝“诗仙”李白的诗作《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是李白在安徽泾县游历时写给当地好友汪伦的一首赠别诗。把无形的情谊化为有形的千潭水,形象地表达了汪伦对李白那份真挚深厚的友情。这份情谊放置在今天,依然十分动人。

  李白的诗有着古典浪漫主义情怀,又有八分洒脱。带着飘然的仙气,轻快地游走在这个世间,笔墨一挥就是半个盛唐,潇洒得叫人无所适从。在他浪迹天涯的潇洒狂放之外,心头藏牢了一份对国、对家、对亲人不泯的深情。他为纵情山水而快乐,为远离官场而快乐,为守住心里的那一片净土而快乐。这样真性情的李白,才是我喜欢的。

  饮下了唐诗这杯美酒,再来品品宋词这壶清茶。喜欢读简约的宋词,喜欢干净的文字。那样深深的情感被浅浅的道出,只待有缘人去解其中味。每一阙词,都会说话;每一个字,都有情感;每一个作者,都有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传奇。

  依稀记得宋朝有个词人叫陆游,写下了一首词《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自喻为梅,是生长在荒郊驿外的寒梅,无人欣赏,备受冷落。但梅花坚定的意志,没有被风雨粉碎,依旧在冷峻中傲放,铮铮铁骨,令人敬畏。显示了词人身处逆境而矢志不渝的崇高品格。

  陆游的一生充满了悲情色彩,仕途坎坷,情感跌宕。他和表妹唐婉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婚姻和谐美满,却被其母狠心拆散,最终劳燕分飞,天各一方。多年后的沈园重逢,旧情难续,陆游写下了千古绝唱《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全词节奏紧凑,荡气回肠,“错、错、错”和“莫、莫、莫”的两次感叹,大有情至深处不忍言的悲恸。归去后的唐婉不久忧郁而死,留下陆游怅叹一生,追亿一生。直到离世的前一年,陆游再度重游沈园,怀念唐婉。此情至死不渝,感人肺腑。

  读到一首好词,我总想去揣测词人创作的初心。他(她)有着怎样的经历,怎样的惆怅,怎样的悲喜,在时光的阡陌上留下这莲花般的文字,散发着淡淡芳香,慰藉着前世今生孤独的灵魂。

  如“千古词后”李清照写的这阙《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首词,为思念而写,写她思念远行的丈夫。盼望锦书到达,告诉归期,不要让她如此焦心的等待,寄托了对丈夫的一腔深情。

  李清照出身官宦之家,能诗善文,多才多艺,一生流离颠沛,遭遇坎坷。18岁她嫁给赵明诚,情投意合,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然,赵明诚为了一段前程、几纸功名,执意要走。她没有挽留,也没有道别。以为没有道别,他就一直还在。而她的这份痴情、痴梦终究是被时间辜负了。一代才女,千古词后,人生一半是喜剧,一半是悲剧。在历史的尘埃中,也不过是一片瘦瘠的黄花,不知飘落何处?

  沉醉在唐诗宋词里,就这样,恍惚穿过千年前。溪畔的草堂,繁华的长安,西湖的苏堤,有着杜甫的悲悯,李白的狂放,苏试的儒雅。隔着千年的距离,分明还有温度,清晰可见。

  我只是一个误入了唐朝宋代的女子,静静地看着一段前尘往事,甘心沉到那样寂寞的温柔里,不作打扰。然后,带着难以言明的情绪,发出一声不知所以的感叹,转身轻盈地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已是黄昏,雨还在继续下着,淅淅沥沥,胜过千言万语。掩帘,沏一杯香茗。捧起这本《唐诗宋词三百首》,于字里行间寻觅着旧人知音,听他(她)吐露一段尘封的烟云往事,一个被困多年的意念一如重获新生。如此,相看不厌,心生欢喜。

推荐